— 芊谷芽 —

【秀业/伪ABO】暖光











【当你直视我的眼睛时,我的长夏将永不凋零】

“浅野,再过三分钟就该你上场了,准备好就过去吧。”

浅野学秀隔着门板应了一声,把手里的稿子拢起来汇成一摞搁在桌角,又伸手轻轻扯了一把系得有点紧的领带,衣领松动间,一阵清清淡淡的甘草味浮上来,很快就被空调扇吹散。

这个月的抑制剂已经用了两针,不能再打了。浅野学秀扶了扶额角,从抽屉里掏出中和喷雾又朝领口上补了一点,这才拉开了化妆室的门。

通往后台的走廊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去了调度室,暖场音乐随着喧哗的人声传进来。浅野学秀加快脚步拐过拐角,没走出多远,就看见不远处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的赤羽业,微微倾身转过来看他。

浅野学秀赶了两步走到他身边,自然而然地伸手去牵赤羽业的左手手腕,触及到的皮肤微凉。

“你回观众席吧。”

“一起,我等你。”赤羽业抬起手抚平了浅野学秀衣领上一丝皱褶,又继续盯着他的眼睛眯眼笑,一边伸手扳正了他的肩膀,又去抚他的领带结,“这领带谁给你打的,系这么紧。”

“嗯?”浅野学秀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面前人近在咫尺的眼角眉梢,心里一动,借着身高差微微前倾,领带就垂在赤羽业眼前。

两个人之间微小的距离又被拉近一些,再进一步就是呼吸相闻耳鬓厮磨那一档了。刚刚疏淡的甘草香瞬间变得明晰,连中和剂的味道都压不住。

赤羽业下意识向后退了一点,感觉自己的耳根悄悄灼烧起来,丝丝缕缕的湿意从颈后渗出。从他这个位置,视线斜挑上去恰好是浅野学秀收势凌厉的下颌线,再往上走是眼睑上鸦青色的阴影。

赤羽业放弃一般地叹了口气,抬起手拆了浅野学秀的领带对折调平,重新替他打了一个挺正式的温莎结,又把领子翻好压整齐。趁着这个短暂的安稳期,赤羽业悄悄撤销了自己对信息素的控制,略显甜腻的枫糖香气弥散在狭窄的空间里。

浅野学秀指尖一颤,却也只是微微扬着头任他摆弄,赤羽业注意到他原本攥紧的左手缓缓放松下去,呼吸变得平稳而安定,周围四散缭绕的甘草香也慢慢偃旗息鼓。

他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带着令人心折的气场,彻底隔绝了前台的鼎沸人声,圈出一小方暧昧的空间。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上天的赤羽业最后贴心地替浅野学秀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手指隔着衬衣从锁骨上滑下去。浅野学秀轻轻捉住他的指尖,伸手拨了一下赤羽业略长的额发,他的眼睛掩在廊灯投下的阴影里,万千星辰一点点浮出来,亮得摄人心魄。

赤羽业眼睛一眯,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咬上那段精致的下颌线,却又及时收住了牙齿,只是用唇瓣点水一样地衔了一下,立刻就摆好了撤退动作,堪称撩完就跑概不负责的典范。

没跑成。

浅野学秀一把把人扯回来,左手环过腰线,右手轻轻扣住他突出的肩胛骨。赤羽业感觉到湿润温暖的触感覆上来,下唇被人警告性质地咬住磨了一下,逼得他吃痛地吸了口气,酥麻的电流从唇齿相交的地方飞快蔓延到四肢百骸。浅野学秀用了点力把人撞在厚实的门板上,舌尖失了分寸一样肆意滑过齿列,裹着霸道的草木香气横冲直撞。

两个人的距离被彻底消弥,被迫只能抢夺彼此之间微末的氧气。浅野学秀揽着他的肩背,甘草味和枫糖堪称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潮水一般铺天盖地涌上来吞没了他。






END

没了
不要打我
顶起锅盖

顺带一提
2000字以内的文不叫文,叫段子
2万字以内,都是短篇
我现在已经不是文手了,我是个段子手

评论(18)
热度(74)

2017-08-24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