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避寒


屋外夜风簌簌,大雨未歇。

浅野学秀一脚踢开大门,拖着赤羽业的手腕把他推进屋里。经过门槛的时候赤羽业被绊得一个踉跄,他衣摆淌水,混着破碎伤口渗出来的新鲜血渍。避寒的风衣肩上撕裂一道大口子,早被浅野学秀扒了去,只余一件湿透的衬衣。

满堂黑压压一片人都噤声,浅野学秀下了狠劲儿反拧着他的手腕。赤羽业满心不平,却也只能沉默着挣扎,突兀的腕骨硌着浅野学秀的手心,根本挣脱不开,只有任由浅野学秀把自己拖过走廊,推进里屋。

门在身后砸上,隔绝了屋外鼎沸的雨声。赤羽业被人一把推到桌子上,左肩的擦伤让冰凉的玻璃面一激,瞬间窜起来的尖锐疼痛逼得他咬死下唇,下意识蓄力挣了一下,企图避开伤处。浅野学秀依旧攥着他一双手腕,空出另一只手来抵住赤羽业的肩胛,下一秒就把人摁了回去。

“……浅野学秀你放开 !”赤羽业额角磕在桌面上,眼前一阵阵发晕。浅野学秀没有回应,但是赤羽业分明听见他轻笑的气音。四下里浮起一阵清淡的麦芽味道,气息攻势逼人,凉意从脚底漫起来传透四肢百骸。彻彻底底的受制于人。从行动结束到现在,赤羽业终于有了一点危机感。

屋里昏暗的顶灯慢慢亮起来,赤羽业放弃了一样靠在桌子上匀了口气。浅野学秀在他背后悉悉索索一阵,攥着他的力道松了一点。赤羽业正欲抽回手,却感觉一道柔软的布料缠上了自己的手腕。

“……我艹 ! ”赤羽业这回真的慌了,努力侧过身子企图挣脱浅野学秀作乱的手。他刚刚执行完任务,又被浅野学秀一路押着冒雨回来,体力过度透支,再加上身体里的一浪高过一浪的热度逼得他手脚发软,现在给人捞着腰压在桌面上,根本逃不开钳制。

“……浅野学秀你他妈还来真的 !给我松开 !”

“赤羽业,”浅野学秀终于出声,“谈公事的时候要叫长官。”

他手上不停,很快将那条不知从何而来的布料拉紧绑结,把人拼命挣动的双手十字交缚捆死。“擅离职守,藐视上级,目无规纪——”浅野学秀俯下身凑近赤羽业耳侧,“我是在罚你。”


MBC

开车是不可能的
开不起来的

评论(17)
热度(88)

2018-03-18

88

标签

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