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默契(一)

初见

 

浅野学秀第一次见到赤羽业,是在本校区主教学楼走廊上的TOP50排行榜前。

坦白来说,那并不是他们国中三年的第一次相遇。一二年级时他们一定擦肩而过过无数次,只可惜那时的学生会长眼高于顶,赤羽业何许人也?何劳他挂心费神。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眼高于顶的学生会长把目光流连在排行榜榜首的前两行上,手心里渗出来的汗水濡湿了记分册。

浅野学秀,497点。

赤羽业,496点。

浅野学秀15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危机感铺天盖地,这是四英杰从未带给他的没顶压力,而那个男孩子轻描淡写地就逼近他,使他的王座岌岌可危。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浅野会长多虑了。在赤羽业看来无论是第一,还是王座,都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不得不,成败荣辱全是随性而已。别人在考试后声嘶力竭大彻大悟,而他只喜欢看。

就在浅野学秀积极地自我暗示自我调节自我反省的时候,走廊尽头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那声音极不规矩,三步一踏,五步一踢,七步一旋,十步一顿,倒是把声音主人的随性顽劣学了个十成十。

浅野学秀微微蹙眉。这会儿正是校会时间,除了他这个学生会长可以光明正大地翘会给各班打分,竟然还有本校学生敢明知故犯?

可惜赤羽业不稀罕“本校学生”这个名头,赤羽业是赤羽业,明知偏要故犯。

脚步声慢慢地变大,当那张扬的红发进入浅野学秀的余光时,学生会长突然没来由地一阵心悸。

学生会长极其聪明,学生会长记忆力极好。当年他不过是在理事长的办公桌上随意一扫,处分通知上那个赤发少年颜值爆表的脸就这么牢牢映进他的脑海里。

别误会,浅野会长可不是刻意去记那张脸的,绝对不是,嗯。一见钟情?开什么玩笑,那种东西只会出现在三流爱情片和MARYSUE少女的白日梦里。

 

然而现在,极其聪明且记忆力极好的学生会长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突然发现,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甚至没有开口的立场。

按照学生会长的身份,他应该转过去义正词严地给予批评,但他突然从少年身上嗅出一丝奇怪的气息。

极其熟悉却又陌生的味道。

浅野学秀心底没有来由地冒出一种强烈的预感,或者说渴望。他预感到赤羽业会主动上前来和他说点什么。挑衅?询问?什么都好。

果然,赤发的少年越靠越近了。

浅野学秀的后背开始僵硬。他甚至能感受到少年清凉的发丝滑过空气,和他清浅的呼吸。

接下来,艳红色的发丝从他右眼的余光过渡到了左眼的余光。脚步声三步一踏,五步一踢,七步一旋,十步一顿地变小。

是的没错,赤羽业抱着脑袋走了,目不斜视。他们擦肩而过。

浅野学秀晕陶陶地转过去看少年的背影,看他阳光下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庞隐没在阴影里。他听见心底有个尴尬的自己长长地叹息。

浅野学秀不知道,在他收回目光的后一秒,走廊尽头的少年恰好回头,把探寻的目光流连在他身上。

 

_____

 

赤羽业第一次见到浅野学秀是在一次不记得时间人物目的的校会上,那是他难得的一次屈尊降贵驾临本校区听一众领导胡扯。

 

坦白来说那应该不算他们第一次相遇,因为他甚至没有看清浅野学秀的脸。

 

众人汗流浃背地站在台前,赤羽业好整以暇地坐在后方观众席的阴影里认真地把玩自己的头发。台上一排高亮的灯光令众人根本不敢直视,更是把正在发言的学生代表橙色的头发生生染成了炫目的金色。

 

赤羽业承认,这个学生代表的音色相当不错,极其清澈的少年音色,难怪下面会有一大片妹子的星星眼。

 

然而下一秒,赤羽业却从那个声音里品出一缕奇怪的味道。

 

极其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

 

少年的声音带了三分隐藏的极好却又能轻易调动起情绪的昂扬,和七分隐藏得更好的不耐烦。

 

赤羽业终究是比浅野学秀更胜一筹,他发现了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那是一种他们二人共有的,对兴味索然的事情彻头彻尾的冷漠。

 

等到那位学生代表在如雷的掌声中下了台,赤羽业的耐心也消耗了个七七八八,眼看着离校会结束依然遥遥无期,他果断从后门溜达了出去。这一溜达,就溜到了主教学楼的走廊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狗血了。赤羽业理所当然地在走廊尽头看见了刚刚才发表完演讲现在却摆出一副苦大仇深表情的学生代表浅野学秀,居然溜得比自己还要积极。

 

赤羽业一眼看见对方右臂上的袖章,正当他思考要不要换一条路的时候,双脚已经不受控制地带着他向前去。

 

浅野学秀的运气实在是好。当一向随性且目不斜视的赤羽业第一次想认真打量一个人的时候,他恰好摆出一个仰头偏头都是45度的黄金姿势。他的背后是硕大的半面窗,放进一室艳阳,长长的睫毛在鼻翼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下颌扬出一个尖削的弧度。

 

赤羽业把脚步放得极缓。他心底没有来由地冒出一种强烈的预感,或者说渴望。他预感到浅野学秀会主动转过来和他说点什么。责问?招呼?什么都好。

 

接下来,男孩子的袖章消失在视野里,然后是金橙色的短发,最后是整个背影。

 

是的没错,他没有回头。

 

赤羽业晕陶陶地继续走,走到走廊尽头时他忍不住回眸看过去。

 

他不知道,在他回眸的前一秒,浅野学秀堪堪收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再遇

 

浅野学秀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

对于浅野会长这种傍晚还要坚持走小巷抄近路的行为我们只能保持沉默不予置评,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他现在面临的情况。

前方三人,后方四人,目露凶光,手持橡胶棒。平均身高一米七九,目测两人战斗力较强,废柴五人。小巷高度两米五,宽度一米五。获胜概率,计算中。。。

叮。计算完毕,战略生成。耗时,0.89秒,提速20%。

是的,这是浅野同学的脑回路,不是我的。

 

关于为什么浅野同学对莫名其妙冒出来找自己茬儿的人表现的如此淡定,我们只能说,他习惯了。

至于为什么会习惯。。。如果大半找了椚丘中学妹子当女友的男生都发现早有同一个人的影子占领了女友的小心灵,不想灭了他才怪!

 

好吧废话少说,开打吧!

第一个人的刺拳被握住,肘击侧脸,放倒;矮身躲过第二个人的勾拳,浅野抓住他的皮带甩向后面冲上来的第三个人,放倒;第四个人挥舞着一把匕首,被浅野握住手腕,旋身削断第五个人的橡胶棒,刀背狠击侧脸,放倒;接着手指在第四个人的太阳穴上一扣,放倒;第六个人猫着腰扑上来,浅野撑着墙跳起,一个精巧的膝击落在后颈上,放倒;第七个。。。。嗯?没有第七个了,跑了。。。

唉,打斗写这么简略真的不是我懒啊,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浅野学秀拍拍肩上的尘土,转身准备离开,然而他突然感觉到脚踝一阵剧痛。

好了,浅野同学低估了对方的无耻程度和生命力。一个趴在地上的仁兄拾起匕首给他来了一发。

浅野学秀转过身去。

要知道在眼神刀这方面浅野同学可是深得理事长的真传,平日里眉眼间不经意的一丝寒凉就能透出慑人的威仪,更何况是此时。

盛怒之下的人是没有表情的,然而那双浅紫色瞳孔里溢出的戾气和刀光剑影还是让那个偷袭者吓破了胆,不顾一切地将匕首掷向浅野学秀。

没等学秀作出反应,一枚小石头就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当”的一声,匕首落地。

浅野没有回头看,他缓步走上去一脚踩上那人的手腕,另一只脚狠狠踹向他的下颌,瞬间昏迷。

然后浅野学秀脱力一般地靠在墙壁上,身子沿着墙壁颓然滑下。他微微侧过头,就看见赤色头发的少年坐在墙上笑得眉眼弯弯。

彼时落日熔金,霞光漫进少年浅金色的眼眸,细小的眼睫纤毫毕现。他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手中的小折刀,折刀在他指间化作一团变化的银光。他的下颌微扬,是一派尖削而漠然的线条。

浅野学秀深深地吸了口气。此时的年级第一在心里毫不犹豫地摒弃了语文作文里常用的华丽词藻和无病呻吟,他对赤羽业的身形气质只剩下一个词汇,无以形容。

特别,特别好看。

接下来,浅野学秀低下头,说出了他15年来最口不对心的一句话。

“赤羽同学,你是来看热闹的么?”

后来浅野学秀再回想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就是这句话让他和赤羽业的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在晦暗不明的状态。

赤羽业微微诧异,眸色迅速地冷下来,他毫不迟疑地对上浅野学秀的话锋。

“不,我是来看笑话的,浅——野——会——长——”

这回浅野学秀没有回答。

赤羽业轻轻松松地从墙上跳下来,踱到浅野学秀身前轻声道:“浅野同学,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不客气啊,好歹我也算救你一次。”

浅野学秀依然不回答,像是要原地坐化了。

于是小恶魔赤羽业又补上一刀,“浅野同学,你听说过关原之战中的德川家康么,他攻击敌城久攻不下,最后命令手下士兵换上敌军军服麻痹敌人,方攻克城池。所以,伪装是智者的选择。而你一上来就给人家一个蔑视的白眼,人家不想打残你才怪。”

浅野学秀终于抬头直视赤羽业,反驳道,“赤羽同学,你听说过关原之战中的小早川秀秋么?他麾下的所有士兵统一着白色军衣,只有一支军队着大红色军衣,在战场上极其显眼。这支军队就是当时以一当百的精锐部队。所以,低调是弱者的专利。”

这回又轮到赤羽业沉默了。他们对视半晌,赤羽业率先作出反应。他突兀地转过身,往巷口走去。

浅野学秀抱着膝盖略微诧异地看着赤羽业的背影,没曾想他走出5米之后突然旋身,举着手机对着浅野学秀就是一通乱拍。

浅野学秀躲闪不及,怒道,“你做什么?”

赤羽业又站在巷口笑得眉眼弯弯,“浅野同学现在的样子恐怕千年难遇吧?你放心,我只是留个纪念而已~”

说话间赤羽业已经退到了巷口。他小幅度地朝浅野挥了挥手,“对了,刚刚开打的时候我已经发了短信给荒木铁平,现在应该快到了。下次再一起玩吧,浅野会长~

浅野听着少年清朗的嗓音消失在转角,仰头轻轻靠在墙上看天上的流云。

那个瞬间,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

 

赤羽业趴在学生会室的大办公桌上盯着眼前比字典还要厚的《椚丘学生守则》。对面坐着好整以暇地翻文件的学生会长浅野学秀。

“所以就因为这点破事儿就得把这本砖头抄十遍?”

睚眦必报的会长大人头也不抬,“对,有意见请向学校高层反映。”

“你算学校高层么?”

“算又如何?”

“我有意见!”

“意见驳回。”

“。。。浅野同学,我现在把你的照片删了如何?”

浅野学秀终于抬头看了赤羽业一眼,“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备份?”

“我家很穷的,没有电脑,只有我有手机。”

“好,那么赤羽,你这算是请求,还是交易?”

 

赤羽业眼睛一眯,慢慢坐直了身子,凌厉的气场霎时辐散开来。

聪明如他,自然一眼看穿浅野学秀隐藏在这个问题后嘶嘶的毒蛇信子,也知道哪一个答案符合他的支配欲。但他骨子的骄傲浮现出来,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回答。

清冷的眸子抬起,两个一样高的少年目光在空中碰撞,溅起一片电光火石。

浅野学秀率先笑了一下,“这样赤羽,你把E班的秘密告诉我,以后你把主教学楼翻过来都没人管你。”

赤羽业哼了一声,“浅野同学真是贪心不足。”

“那当然,我又不是慈善家,人都是贪心的动物,有用的筹码当然要用废为止。”

赤羽业想了一下,突然抓起笔开始在纸上画圈。

“浅野同学先付这个数,不然免谈。”赤羽业一把将纸甩过去。

浅野学秀一看,1的后面赫然10个0。

浅野学秀扶额,“。。。津巴布韦元?”

(津巴布韦元是当今通货膨胀最严重的货币,一美元可兑换250亿津巴布韦元。)

“不,是英镑。”

“这么多钱,我怕你收不起啊。”浅野学秀笑笑,抬起手将那张纸从中间撕开,扬手把其中一半拍在案上,“我出这一半的价钱,买你们老师一半消息。如何?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赤羽业走神了。学生会室硕大的落地窗透进暮色霭霭,天际金辉繁盛,紫罗兰色的晚阳映进眼前人的眸子,纤长的睫毛眯起时带出一丝侵略感,和一点不可名状的意味深长。

“。。。你的数学学成这样,令尊知道么?”

“当然,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赤羽,”浅野学秀将那张纸塞进碎纸机,侧过身子居高临下看着赤羽,“如果你不想抄学生守则,可以直接一走了之,没人拦得住你。为什么你要留下来耗着?”

赤羽业此时终于明确了对浅野学秀的定位。

 

危险,极度危险。

 

“会长,你既然知道我是在和你耗着,你又为什么愿意陪我耗着?”

 

那个瞬间,赤羽业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TBC——

米娜桑,这里是新人第一次发文,欢迎吐槽~

我觉得呢,秀业是非常相似的,聪明,自负,骄傲,冷漠,所以他们对对方而言是特殊的。用袭家大大的话说,只有他们才能掰弯对方。

这篇文名为默契,也就是说有非常多的心理活动和照应。

最后,里面的日本战史是我套用的。。。
学霸的对白太难写了啊。。。
 

评论(15)
热度(330)

2015-05-16

330

标签

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