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业秀】默契 (番外壹)

赤羽业在28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无力感,可喜可贺的是,这种无力感是浅野学秀带给他的。

 
 

GOD DAMN IT! 

 
 

这是他三个小时内第21次听见电话里冰冷的忙音。赤羽业握着手机的左手垂下来,手机屏幕上金橙色头发的男孩子依然停留在国中三年级的年纪,正咬着笔狂虐桌子上的能斯特方程。

 
 

只有照片里的青春是不朽的,只有照片里的野心是不褪色的。

 
 

现在的他,或者说他们,每天穿着昂贵的VALENTINO出入东京纸醉金迷的夜场,红酒,假笑,觥筹交错,逢场作戏。

 
 

他们似乎都快忘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忘了他们的初见和默契。正如这一天,是浅野学秀第三天夜不归宿。

 
 

赤羽业靠在落地窗前看窗外的大雨和雨幕中灯火阑珊的东京,默默听着墙上时钟的聒噪声响。

 
 

浅野学秀你个混帐,12点以前不回来,我就搬出去!

 
 

不过这样的威胁真的有用么?他根本听不到啊。不如说这是赤羽业给自己的心理暗示。

 
 

一小时后,12点半。

 
 

赤羽业蹙着眉头开着那辆张扬的阿尔法罗密欧去往不夜的歌舞伎町,踩油门的力度几乎让人以为他要把底盘踹穿。离家出走?没有没有,赤羽业随身只带了一把伞。

 
 

如果他在思考浅野学秀可能的去向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地方,那么浅野就一定在那里。

 
 

超自然现象?不是不是。如果13年的默契还不足以说明的话,那他们还在一起做什么。

 
 

于是当赤羽业推开那个酒吧的大门时,一眼就看见了曾经的学生会长,现在的他的恋人。

 
 

极简单的白色T恤,浅野学秀抱着一把银色的吉他坐在高木转椅上。28岁的人,坐在镁光灯下衬得眉目雅致如画,好像十七八岁。

 
 

酒吧里一反常态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浅野学秀拨弦的手指上。

 
 

赤羽业努力把控着自己的呼吸,那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反射出耀眼的银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难度极高的吉他独奏曲,要求用独奏展现出奏鸣曲的旋律。

 
 

毫无疑问的是,浅野学秀是这个酒吧里偶然滑过的一道清流。从来没有人能用一把吉他将一个酒吧净化成维也纳,这个人做到了。

 
 

很好,很好,浅野学秀,你很好。你到底知不知道,午夜12点的时候在这样的酒吧里弹吉他意味着什么?你缺钱么?你缺爱么?你来这里做什么!

 
 

赤羽业决绝地把目光调开,走到吧台前开始叫酒。

 
 

——————

 
 

赤羽业刚跨进酒吧的时候浅野学秀就注意到他了。所以此时此刻浅野学秀非常想戳瞎某几个人的眼睛。

 
 

对自己容貌没有一点自觉的小恶魔穿着一件D&G黑色衬衣,上端开着两颗扣子,精致的锁骨瞬间就盛放了无数人的目光。

 
 

GOD DAMN IT!

 
 

然而下一秒,浅野学秀觉得自己刚才浪费感情了。

 
 

他的恋人走到吧台前开始叫酒了,而且,而且——

 
 

LONG ISLAND ICE TEA,长岛冰茶,世界闻名的失身酒品,四度烈酒。

 
 

很好,很好,赤羽业,你很好。你到底知不知道,午夜12点在这样的酒吧里喝失身酒意味着什么?你空虚么?你寂寞么?你来这里做什么!(废话还不是为了找你)

 
 

————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赤羽业就在浅野学秀无比清寒的目光里灌了自己四杯长岛冰茶。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么赤羽业早就人鬼畜妖魔地轮回了好多遍了。

 
 

酒精带来的灼热感缓缓蔓延进他的脑海,微醺的感觉其实非常不错。怎么说呢?微醺的感觉,就像……就像初见一样。

 
 

13年前那个热得人神共愤的午后,赤羽业顶着被太阳晒得发蒙的脑袋躲进主教学楼里,然后金橙色头发的少年突兀地撞进他的视野,再也没有剥离出来。

 
 

赤羽业再次看向浅野学秀的时候心情已经和刚才截然相反了。笑话,这个人已经和我共享了二分之一的人生,不宣告一下主权怎么行呢?

 
 

于是赤羽业站了起来,径自穿过人群踏上中央的舞台,在那架三脚架钢琴前坐下来。

 
 

浅野学秀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反应过来在心里笑得乱七八糟,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

 
 

依然是那首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真是好长的曲子啊。

 
 

赤羽业轻轻抬起手,没有过渡,没有前奏,钢琴的音调直接滑进吉他的旋律里,无比契合,无比流畅。

 
 

原因很简单啊。

 
 

弹钢琴的那个人,是我的恋人啊。

 
 

弹吉他的那个人,是我的恋人啊。

 
 

歌曲就此转入高潮,金碧辉煌的阿尔汗不拉宫敞开气势恢宏的大门,迎接凯旋的王。王与王后紧紧交握的两只手上,银制的戒指闪闪发光。

 
 

掌声如潮,淹没了所有的雨声。

 
 

————————

 
 

“赤羽,等我一下,一起回家。”

 
 

“呦,浅野学秀,我家住在银座28栋2201,你还记得怎么走么?”

 
 

浅野闻言轻轻笑了一下,“我保证这次的解释让你满意,my hot tea honey。”

 
 

说话间浅野学秀已经拿出一个纸袋打开,里面是一幅油画。

 
 

“上次来这个酒吧的时候,你不是一眼看中这幅画么。我问过酒吧老板,他说这幅画不卖,但是如果我在这里揉弦三天,他就把这幅画当工资给我。”

 
 

……

 
 

……

 
 

……

 
 

赤羽业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应对这个回答。他抬起头,看见浅野学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和平日里逢场作戏完全不同的笑意,像一个国中三年级的学生一样,好看得不带一点杂质。

 
 

你看赤羽,他从来没有变过啊。

 
 

一如初见。

 
 

赤羽业微微勾起了唇角,依稀是少年时候眉眼弯弯的模样。

 
 

他闭上眼睛,凭着感觉向对方吻了过去。

 
 

果然,他们的青春不朽。

 
 

————番外壹   END——————

 
 

业:作者你胆子挺大,正文没有写完就敢写番外。

 
 

秀:呵,作者明明就是正文写不下去了,又怕被催更,所以跑来写番外。

 
 

业:哼,快去写正文!让浅野学秀那家伙告白!

 
 

秀:哈?怎么看都是赤羽先告白吧?

 
 

芊:……你们两个傲娇……

 
 

秀/业:嗯?

 
 

芊:…………我错了!我马上写!!

 正文 默契(一)http://qianlier.lofter.com/post/1d2ee8ed_6f9461e

评论(25)
热度(220)

2015-05-31

220

标签

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