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业秀】默契(四)

浅野学秀一直坚信赤羽业像猫一样。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赤羽是那种可以抱着玩儿的毛绒玩具,会长大人没这么矫情(肉麻)。


猫是什么样的动物?


极度随性,极度慵懒,如同雾一般捉摸不透。它们迈着优雅的步调跨过城市的大街小巷,幽幽深瞳里含着赤金色的涟滟波光,漾出七分的不屑,和三分的森然。


赤羽业就是如此,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代表了整个世界的阴晴雪雨,任何华而不实的声色犬马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一定不会想去惹毛一只猫。当它骤然凌利地亮出森森獠牙时,你甚至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一击必中,一招致命。


浅野学秀在学校旁边的死胡同里正面对上赤羽业时确认了这个认识的正确性。


那个下午浅野学秀突然收到了赤羽的短信,“SOS,本校侧巷,速来。”于是整个学生会的头头脑脑就这么看着稳重冷漠的会长大人杯子一摔夺门而出,留下一群群龙无首的部长大眼瞪小眼。


当浅野学秀赶到时,赤羽业正抱臂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横七竖八的一片人,西下的残阳映出一片妖冶的艳红。


那个瞬间赤羽业的眼神狠狠刻进浅野的眼眸。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撒旦一般,绝对的零度和威压轻易压得众人抬不起头。少年微微喑哑的音色,泛着丝丝缕缕的轻蔑,却听不出怒意。


“知道你们输在哪里么?”


“你们不应该过早地亮出自己所有的底牌,连退路都不给自己留,真是让我佩服啊。”


浅野学秀沉默了非常长的时间,才开口道,“所以你是让我来看你的战利品的么?”


赤羽业微微地勾起一点笑,“当然是来收尾啊——难道你想让我再被处分或者降级么?”


……


我算是认识你了,赤羽业。


————


赤羽业一直觉得浅野学秀是蛇一样的生物,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浅野学秀身娇腰软易推倒。


蛇是什么样的动物?


高警惕性,高攻击性,天生就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潜行时悄无声息,逼近猎物时不紧不慢地吐出血红色的信子。


你甚至不会想去接近一条蛇,你不知道一条幽幽前行的蛇什么时候会突然给你来一发。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攻击就结束了,你甚至看不清它的毒牙上一滴一滴闪着亮晶晶的毒液,一击必中,一招致命。


赤羽业在学生会室里旁听学生会例会时确认了这个认识的正确性。


要说为什么学生会的例会赤羽会在场……如果你记性好的话,应该记得赤羽同学才刚刚打了一架,也就是说,这次例会其实是个批斗会。


于是在这个会议开始的半个小时里,赤羽业漫不经心地靠在墙边上,浅野学秀抱着手臂坐在主座上,左手食指屈起一下一下地敲着会议桌,剩下荒木铁平拿着学生守则慷慨陈词。


“………………综上所述,我认为应给予赤羽同学记过处分以起到警示作用。”终于收尾的荒木同学放下一堆资料看向浅野学秀,却发现对方也勾着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回看他。没来由地,荒木骤然打了个寒战。


浅野学秀低头抿了一口水,悠悠开口道,“这件事情先搁下,赤羽的话,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错。”


会议室里霎时炸开了锅,然而没等群众发泄完,浅野学秀就站了起来,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


浅野学秀依然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诸位,学生会长是我,不是学生守则。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学生会这个地方我就是规则,我说了我要保赤羽业,就是保赤羽业。‘’


‘’散会。”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立刻往外面走。荒木走过浅野身边时,却被他拉住。


“荒木,你是大阪人吧?”


荒木浑身一抖,点头道,“是。”


“下次让人找赤羽业麻烦的时候,记得让他们把大阪那边的关西腔收起来。”


声音不大,正好会议室里的人都听得清楚。


 


上篇走这里默契番外一


默契一


默契二





评论(1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