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秀】默契(小段子合集 修改重发)

浅野同学答理事长问

浅野学秀有些头疼,理事长把他叫过来扯了半个多小时的废话,依然没有放人的觉悟。这让他不得不怀疑理事长如此注重效率的人是不是被什么鬼附体了。

其实这倒也不奇怪,要开启一个敏感的话题总是需要时间来组织语言的。

于是在谈话接近尾声的的时候,理事长突然从椅子里直起身子,直视眼前优秀得过分的学生。

"E班的赤羽业,你认识么?"

……

浅野学秀在心底长舒一口气,终于进入正题了。

理事长看着面前15岁的少年眼底慢慢浮上来的星星点点的怒意,和看似无意识攥紧的手指,明白他的儿子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反应。

对宿敌的不甘。

"当然,学年第一赤羽业。我怎么会不记得。"

理事长靠回椅背上,声音透着丝丝缕缕的笑意。
"是么?你似乎并不是很愤怒呢。"

"理事长,是你告诉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那么每天一起泡图书馆也算是你对宿敌的报复么?"

"理事长,知己知彼,百战不怠,也是你告诉我的。"清浅淡漠的音调,少年矜贵的眉眼如同冬雾下的青山隐隐。

理事长笑意更深,这个学生,已经开始逃出支配范围了,如他所期待的那样。

"浅野同学,最后一个问题。"

浅野学秀没来由地心头一凛,似乎突然看见了理事长背后的巨大阴影。

"Are you top?"

______________

科普←_←
Top的意思,一个是第一,一个是攻。


赤羽同学答杀老师问

赤羽业靠在教师办公室里瞪着眼前小豆眼里盛满八卦之光的班主任,"所以杀老师,你是以什么立场来问我这个问题的呢?担心学生早恋的模范教师还是禁不住班里女生游说来找我打探消息的E班八卦部办公室主任?"

"忸呀!业同学你不要怀疑为师把你这个脱团少年拉回E班大家庭的决心,毕竟浅野同学……诶?业同学有话好说你放下为师的钱包!我嘞个去有什么恩怨冲我来别动我的工资啊啊啊啊……"

赤羽业看着眼前一派兵荒马乱鸡飞狗跳,耸耸肩笑道,
"杀老师,先把你藏在后山的小黄书销毁了再来教育我吧。"

………会心一击……杀老师血槽已空……

如果赤羽业此时直视杀老师的话,就会看见智慧的黄钟大吕在他背后当当当地敲。

"业同学。"

"Are you top?"
……
……
……
这回是真的会心一击……

赤羽业回过头,眼眸泛出骇人的赤金色,杀机毕现。

"Yeah I am.Always,and forever."

——————

赤羽业的生日比浅野学秀早7天,然而赤羽依然非常不满。


档案上所谓的15岁当然是按年份算的,这也就是说,在他15岁生日过后7天,浅野学秀就将迎来16岁。

……


不爽归不爽,1月1号这一天无论如何也得表示一下。实体的礼物?算了吧你觉得业同学会有时间有精力买礼物么?发条短信就算不错了。


于是赤羽业拿起手机准备发短信的时候发现,他连开头的称呼都不知道怎么写。


浅野会长?感觉低人一等。浅野?或者学秀?他们有熟到这种程度么?浅野学秀?感觉欲盖弥彰。Dear 浅野?……打住,打住,脑洞开大了……


赤羽业崩溃地把脑袋搁在桌子上,“啊……暗恋这种事……”


“业同学!上课要专心!”杀老师骤然出现在赤羽的课桌前,一堆触手摆出金蛇狂舞的造型。


赤羽业悠悠抬起眼睛,面色沉静波澜不惊,


“老师,我头疼。”

——————

得知赤羽业生日是和自己同年的12月25日,浅野学秀非常不满。

一个比自己小几乎一岁的人超过自己把了年级第一,还有没有天理了!

……

有没有天理不好说,祝不祝贺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于是浅野学秀直接跳过了考虑实体礼物这一环节,直接开始打短信的草稿。

至于为什么不考虑……浅野会长很忙,忙得脚不沾地。

要说会长大大就是厉害,写客套话毫不含糊,打完字准备发的时候发现,他没有赤羽业的号码。

……

其实浅野学秀早就从学生档案上拿到赤羽的号码了,但是——上周泡图书馆的时候赤羽借了他的手机打电话,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删掉了赤羽的电话。

……

浅野学秀屈起左手食指揉自己的太阳穴。

啊……暗恋这种事情……

“浅野同学。”


是,理事长,为什么你最近总是来添乱。

浅野学秀幽幽抬起头,面色沉静波澜不惊,“理事长,诺曼底登陆的指挥官是艾森豪威尔将军么?”

理事长眯起眼睛认真打量自己的儿子,可惜他的眼神云深雾迷,捉摸不透。

“我以为那是你早该记住的东西。”

“抱歉,理事长。”

——————

浅野学秀一直坚信赤羽业像猫一样。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赤羽是那种可以抱着玩儿的毛绒玩具,会长大人没这么矫情(肉麻)。


猫是什么样的动物?


极度随性,极度慵懒,如同雾一般捉摸不透。它们迈着优雅的步调跨过城市的大街小巷,幽幽深瞳里含着赤金色的涟滟波光,漾出七分的不屑,和三分的森然。


赤羽业就是如此,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代表了整个世界的阴晴雪雨,任何华而不实的声色犬马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一定不会想去惹毛一只猫。当它骤然凌利地亮出森森獠牙时,你甚至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一击必中,一招致命。


浅野学秀在学校旁边的死胡同里正面对上赤羽业时确认了这个认识的正确性。


那个下午浅野学秀突然收到了赤羽的短信,“SOS,本校侧巷,速来。”于是整个学生会的头头脑脑就这么看着稳重冷漠的会长大人杯子一摔夺门而出,留下一群群龙无首的部长大眼瞪小眼。


当浅野学秀赶到时,赤羽业正抱臂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横七竖八的一片人,西下的残阳映出一片妖冶的艳红。


那个瞬间赤羽业的眼神狠狠刻进浅野的眼眸。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撒旦一般,绝对的零度和威压轻易压得众人抬不起头。少年微微喑哑的音色,泛着丝丝缕缕的轻蔑,却听不出怒意。


“知道你们输在哪里么?”


“你们不应该过早地亮出自己所有的底牌,连退路都不给自己留,真是让我佩服啊。”


浅野学秀沉默了非常长的时间,才开口道,“所以你是让我来看你的战利品的么?”


赤羽业微微地勾起一点笑,“当然是来收尾啊——难道你想让我再被处分或者降级么?”


……


我算是认识你了,赤羽业。


————


赤羽业一直觉得浅野学秀是蛇一样的生物,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浅野学秀身娇腰软易推倒。


蛇是什么样的动物?


高警惕性,高攻击性,天生就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潜行时悄无声息,逼近猎物时不紧不慢地吐出血红色的信子。


你甚至不会想去接近一条蛇,你不知道一条幽幽前行的蛇什么时候会突然给你来一发。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攻击就结束了,你甚至看不清它的毒牙上一滴一滴闪着亮晶晶的毒液,一击必中,一招致命。


赤羽业在学生会室里旁听学生会例会时确认了这个认识的正确性。


要说为什么学生会的例会赤羽会在场……如果你记性好的话,应该记得赤羽同学才刚刚打了一架,也就是说,这次例会其实是个批斗会。


于是在这个会议开始的半个小时里,赤羽业漫不经心地靠在墙边上,浅野学秀抱着手臂坐在主座上,左手食指屈起一下一下地敲着会议桌,剩下荒木铁平拿着学生守则慷慨陈词。


“………………综上所述,我认为应给予赤羽同学记过处分以起到警示作用。”终于收尾的荒木同学放下一堆资料看向浅野学秀,却发现对方也勾着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回看他。没来由地,荒木骤然打了个寒战。


浅野学秀低头抿了一口水,悠悠开口道,“这件事情先搁下,赤羽的话,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错。”


会议室里霎时炸开了锅,然而没等群众发泄完,浅野学秀就站了起来,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


浅野学秀依然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诸位,学生会长是我,不是学生守则。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学生会这个地方我就是规则,我说了我要保赤羽业,就是保赤羽业。‘’


‘’散会。”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立刻往外面走。荒木走过浅野身边时,却被他拉住。


“荒木,你是大阪人吧?”


荒木浑身一抖,点头道,“是。”


“下次让人找赤羽业麻烦的时候,记得让他们把大阪那边的关西腔收起来。”


声音不大,正好会议室里的人都听得清楚。


 


上篇走这里默契番外一


默契一


默契二

无力多更,非常对不起宝贝们,就当是破100粉的贺文吧(鞠躬)



评论(2)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