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秀】自述体人物评析(你眼中的他)

ooc文众多因此开此自述体,极短极正经,不喜勿喷。

因为受到吧主提供的一位赤羽业语c的提点觉得脑洞大开,情不自禁就写了这一篇。

欢迎补充和续写!


赤羽side:

最开始觉得他应该是个霸道强势的人吧,熟悉之后觉得他果然就是个霸道强势的人。【笑】开玩笑的,说实话他其实是个很好懂的人,他的理想,他的野心,都一目了然。


我一直觉得他和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对感兴趣的事情有12分的热情,对不感兴趣的事情彻头彻尾的冷漠。


你说他感兴趣的事情?【思考】说来他好像只喜欢支配啊,支配他的试卷上所有题目,支配那本《洪特规则》上面所有的电子排布规律,支配他的同班同学们……抱歉,是他的下属们,支配学院祭和运动会,支配他爹……学秀你瞪我干嘛?


你说我?抱歉,我不在他的支配范围,always,and

forever.


他最吸引我的地方么?


你得保证这段话不会外传。


嗯……我觉得是他的综合能力。这里面最突出的,是他的指挥能力。


我觉得学秀最突出的才能就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让人信服的能力,因而他可以轻易调动起所有人的力量,为他一个人而战,简而言之他就是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翻手日月失色,覆手人心归向。


其次,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他和E班作对开始,这就是一场一个人对一个班的战争。无论是考试还是学院祭,我们群策群力再加上杀老师的外挂,去对付他一个人,他却能带着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毅然决然。因而如果学秀有信仰,那他必然会为之付出一切,即便那个阻挡他的人是我。哈~所以我真是想阻挡他试试看呢。


最后,他是一个一直在进步的人啊。你记得杀老师的话么,“能对敌人抱有敬意性警觉的人,是无敌的。”他是个永远能从失败里汲取教训的人,而且,是他汲取的教训几乎都是正确的。


是啊,这样的人只能拿来作为对手吧,当你踩着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的头颅……这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恶魔脸出现】(为何我背上升起一阵恶寒)


浅野side:


刚认识的时候觉得他是个随性的人,熟悉之后觉得他的性格特点就是随性,随性和随性。


不要误会,他的随性是一种气质,你说他是蔑视也好,说他是自负也罢,气质并不代表内在。


他不重视这件事情,表现出来的是随性,他很重视这件事情,表现出来的也是随性。简单来说赤羽是个很有欺骗性的人,他面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随性的,有人以为他运筹帷幄,有人以为他毫无防备。但是你要知道,我从来不去猜测赤羽在想什么,他不是一个可以揣摩的人。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赤羽,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兴之所致”的一部分。这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因为你看不透他。他喜欢杀老师么?他讨厌理事长么?他考年级第一是为了什么?我通通不知道。他愿意拿出精力去做的事情,都是他“兴趣”的一部分。但是他的兴趣是什么?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


我们处于暧昧期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对我感兴趣还是对和我针锋相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他主动告白之后我不知道他有多喜欢我。这是我非常头疼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的感情可以打包丢到天平上称量到小数点后第三位。


他自己曾经颇为自豪地告诉我,“浅野,我不是好人。选择和我站一路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希望这句话是真的。赤羽那么狠绝的一个人,杀伐决断的时候冷漠到不近人情,对于一个生死决断都漠然的人,感情戏是不适合他的。如果我们两个人处于原则上的对立面……我甚至不敢想。


我几乎怀疑他和上帝拥有一样的名字,他的头脑,他的谋略,他的决意,他的行动力,他的决策力,他的战斗力,都是万里挑一。


最可怕的事情是,他是个不断进步的人啊。


现在的他介于他理想的自己和比较无力的自己之间,他所做的事情,都在让自己向理想的自己迈进。


我不知道那个理想的他自己是多么强大的玩意儿。


如果这段话你敢透露一个字给赤羽,就给我去写小山夏彦和濑尾智也的同人文。



————


顺手补一个脑补衍生出来的段子:

浅野学秀站在离赤羽业5米远的地方,看少年被烈烈远风吹起的衣角。

他张开双手迎着风来的方向,那个瞬间浅野突然觉得赤羽身后缓缓张开磅薄的羽翼,遮天蔽日。

云雨一般激昂的磅薄大气。

赤羽业慢慢转过来对他微微地笑。

“浅野学秀。”

“我不是什么好人。”

“你想和我并肩么?”


————

ps:曾经看足坛对马拉多纳的评价,有人说“他和上帝叫一样的名字”,非常喜欢这句话,就搬过来形容赤羽业了。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