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你和他(电影设定)

※抽梗的结果

要求是,文中不得出现秀业的名!字!字!字!字!

一刀砍了我吧

是的,高产是因为我要淡圈了,跪求别取关!



正文上


剧中剧电影预告片


《你和他》


秀业电影制片出品

——

——

——


他从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整个城市都亮起了灯,灯在缭乱的雨幕里显得格外温暖而朦胧,却也意外生出了一种荒谬的不真实感。


面前有情侣撑着伞经过,男孩子把整把伞都倾向女孩那边,女孩嘴角勾着极甜美的弧度,手里拿着竹签子插起盒子里的章鱼小丸子递到男孩嘴边上。


“张嘴,啊——”


雨顺着他们的伞沿汇成一道,滴滴答答落下来,夹杂着女孩清凌凌的笑声,打在地上几乎可以听见带着笑意的回声。


俗世繁华,烟火气息,似乎都和他无关。


自从那个人走了之后。


助理匆匆忙忙从楼里追出来,把一把黑伞撑开在他头顶上,“抱歉先生,司机现在……”


他随意摆摆手,接过对方手里的伞柄,“你回去吧,让司机不用来了。”


他撑着伞径自踏进雨幕里,地上激起的水溅在黑皮鞋上,凝结起来顺着流畅的弧线滑下来。


大雨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不知道他在往哪里走。或许只是跟随着回忆里的一丝光线,确保自己还没有失去意识。


(黑屏)


(一点阳光从左上角投进)


【对面的人趴在图书馆的长桌上,略长的鬓发垂在鼻尖上,随着他的呼吸一跳一跳。你知道那个人没有睡着,或许一两分钟,或许十分钟之后,他会突然直起身子,在卷纸上随意涂上一个答案。

那通常都是对的。

之后他会促狭地看着他你笑,眉眼弯弯,“你看,我能。”】


(镜头闪回)


他在图书馆宏伟的大门前驻足,依稀间有旧时的光影浮现上来。两个少年拎着书包走出来,一个把手揣在兜里,走一步跳两格,一脚一脚地踩着落在台阶上的梧桐叶,嘎吱嘎吱地响,十分闲庭信步的味道;一个规规矩矩地背着包,一手捧着一本板砖书,时不时把书竖起来挡住某人砸过来的梧桐果。

“幼稚。你老人家碾压凡人的智商呢?”

“抱歉,那玩意儿在我15岁遇见你那年就离我而去了。我就靠着没有智商的大脑碾压了当时的年级第一。”

“也就碾压过那一回吧神棍同学,你脑子里装的都是黑历史么?”

“是啊我记忆力可好,你国中的时候被人围在小巷子里圈踢的场景依然活灵活现。”


他不知道,那时候晦暗不明的少年心性,轻轻松松划过十年的时光,竟是他们之间唯一值得怀念的回忆。


他突然醒转过来一样,一手扶住自己的额角痛呼出声。伞落在地上,大雨滂沱。


(黑屏)


【他安静地站在晨光里看他,手里端着瓷制的咖啡杯,热气溢出来留在窗户边缘上,一片朦胧的水雾。

“你决定了?”

“嗯。”

他扬起下颌笑得格外慵懒,“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做,我跟。”】


【他握住仅剩的一把匕首,疾步走到你身前,一把把你从地上拉起来。小巷子里灯光昏暗,你甚至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一派肃杀的曲线。

“还能走么?”

“少来!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少废话!我们不能都赔在这里!”

他用力推搡了你一把,留给你一个背影,“你走,我来。”】


【他站在硕大的办公桌后面,持枪的手很稳定。你知道,他开枪的手也很稳定。

从不误伤,从不失手。

所有的慵懒随性一瞬间全部褪去,凌厉的杀意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你,语调极平,眸光极静。

“我说,你做。”】


(黑屏)


(电梯门开   镜头亮起)


推开家门的时候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荧绿色的时针正指向十二点。


竟然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么?


外头的雨似乎更大了,他把伞甩在门廊里,绕过玄关打开客厅里的灯。


然后他听见极清浅的呼吸声。


“你回来了。”


——

——

——


(黑屏)


——《你和他》——


20XX年X月,即将上映,敬请期待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