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情难自控(二)


浅野挑眉,“解开之后呢?” 话音没落,赤羽业的无名指已经穿过了浴袍带子微小的缝隙,一拽一勾,绳结就散在了地上。

“你本来就没有认真打这个结呢。杀手的第一课,难道不该是冷血么?无血无泪,无感无心。”

浅野不答话,俯视赤羽业。看着他柔软的额发贴在额角上,目光里是盈盈的水色。

“别这么仇视社会啊,赤羽。”

赤羽业沉默,半晌,他突然直起身子,一把扣住浅野的后颈,朝着他的下唇用力咬下去,立刻就见了血。浅野没犹豫,反手回抱住他,发狠一样地回吻,如同刚才的格斗一样激烈。

灯火阑珊。他们一起沉在这个寒冷的吻里。

5.

浅野学秀喘着气撑起身子,颇为艰难地开口,“现在……听我说。”

赤羽业跟着他坐起来,“你的废话越来越多了。”

“你猜的……不,你推理的是对的,‘毒蛇’的行踪,是我主动暴露的。但是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的线人的,并不是我。”

赤羽业一凛,坐直了身子,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他眼眸一闪,骤然扑过来一把按翻浅野学秀,两个人向旁边滚开半圈,落地窗碎裂的巨响霎时席卷了耳畔。他们刚刚躺的地方只余下一片焦黑的弹孔。

赤羽业挨着浅野靠在沙发后面,两个人各自心照不宣地从后腰里掏出枪来上膛。然后浅野学秀一把将自己的枪塞进赤羽业手里,把枪口抵在自己胸口上。

他的手慢慢下移,握住了赤羽业的手腕,慢慢收紧了。

赤羽业这回没露出任何表情,一层层抽丝剥茧之后,他已经抓住了整件事情的唯一真相。

“浅野学秀……我告诉你,少来这套。”

浅野学秀没松手,自顾自说他自己的。

“今天在工厂里,我回去找我的大衣,顺便检查了钢架上留下来的弹洞。上面除了你的格洛克留下的5.56mm口径的弹孔,还有7.62mm的。”

赤羽业眉梢一扬,“那是一个不属于警方和黑道的第三方,如果我杀不了你,他们会现身补刀,是么浅野先生?”

浅野学秀勾起唇角,“是,所以……”

“你住口!”

赤羽业突然打断他,咬牙切齿,气场腾起来一下子灼灼发烫。

“我知道你的意思。杀了你,把你的头交给外面那群人,然后我自己回警察局领赏,对么?”

浅野学秀点头,微笑。

……操。

赤羽业压抑了半天的怒气终于发作,他一把抽出那杆枪,从沙发背后霍然站起来,把十发子弹全部喂给了摇摇欲坠的落地窗。

“你当你是谁!财政部高官么?凭什么由你来给我出选择题?我问你凭什么!”

赤羽业仰头喘气,浅野抬头去看他,看见血光水色漫进他眼里,美得触目惊心。

他突然笑出声来。

6.

平原大道,晨光如金。

浅野把着方向盘,赤羽业坐在副驾驶上,握着通讯器啪啪啪打字。

“别玩了赤羽。”

赤羽业低头不理他,“站着说话不腰疼。以为我像您一样,净身出户,无牵无挂。”

浅野学秀笑,“谁说我净身出户了?”

……

“接下来怎么办?你怎么和上司交代的说来我听听。”

赤羽业依然不抬头,嘴上答,“‘狩魔’对不起组织的培养,跟着某人脱团了。”

……

“说起来,赤羽业你怎么能和犯罪分子厮混。我是真想问你,”浅野学秀居然转了过来,直视赤羽业。

“你的信仰呢?”

赤羽业这回抬头了,他盯了浅野学秀半晌。

朝阳缓缓升起,灼灼其华。

沉默的时间长到浅野学秀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赤羽业突然解了安全带,一撑身子转过去,撞上浅野的嘴唇。

浅野学秀血都凉了,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赤羽业用力抱着他的脖颈,一口咬下去就见了血。

“你不一样,混账。”

你不一样啊。

END

新年快乐~

评论(9)
热度(72)
  1. 祭璃鬼—海藻糖龙胆糖鼠李糖芊谷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