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大学生设定,下一更何时不知道
————————
九月西风乍起的时候,正值各大学开课。
对于刚刷完两个月游戏,正当雄姿英发……不,是精神萎靡的宅男而言,九月这个时节带来了考研、自习、板砖书、熬夜刷题和食堂特产——绿的像青辣椒一样的猪肝,还有……
打住,打住,人生嘛,总是要留点希望给自己的。这类开心的人听了可以抑郁,抑郁的人听了可以自杀的现实题材留待以后慢慢对付。
要知道,新一批嫩如春草的小学妹正在接近!一茬更比一茬新的小学妹啊同志们!
荒木同学一脚踏在浅野学秀书桌上作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状,一边威武霸气地“哧溜”一口吸干泡面,一副情感史丰富的沧桑样。
“我和你们说!去年我入学的时候遇见那个学生会宣传部的学长那叫一个猥琐!我告诉他说我挺喜欢咱班的文艺委员,那学长非常热情地送了我一大堆奶茶打折卡。之后我每次带妹子去喝奶茶,都能看见那个学长……之后那妹子就和学长成双入对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荒木大大你的爱情故事好生悲壮!玉藻前都望尘莫及啊。”
“呸呸呸别打岔!重点是!我悟出了把妹真谛——”荒木长吸一口气,饱含深情地吐出两个字——“表——脸——”
“噗——三个字都要精简为两个字好生精辟。”
一直沉默的浅野学秀终于没忍住,一手拎起那本板砖书一手搭着防噪耳机往外走,“荒木,那猥琐学长是信息工程系一枝草,对吧?”
……好补刀,荒木的膝盖痛得不得了。
浅野学秀拉开宿舍门,回头挽起一个笑来,“长得漂亮的才叫学妹,其他的只能叫抢饭的。同理,长得帅的才叫学长,其他的只能叫跑腿的,简称,备胎。”
众人皆呈呆滞状,盯着浅野学秀轮廓分明的侧脸一心一意要盯出个洞来。浅野学秀不以为意,顺手把耳机挂到脖颈上,“跑腿的说你呢,把脚从我的辞典上挪开,乖。”
尾音骤然消失在门外,紧接着一本辞典“呯”地一下砸到门板上。
浅野学秀戴上耳机一溜小跑从宿舍楼西侧的二号楼梯下到三楼,站在楼道里悠哉悠哉地打了个电话,又绕道一号楼梯从后门一路溜进图书馆,成功避过堵截他的一帮备胎。
啪啪啪,真心脏。
榊原莲好不容易在图书馆角落里找到浅野学秀的时候对方正埋头刷题,一秒三页一秒三页,扇起来的狂风把他略长的的额发吹起来稀里哗啦地打脸。榊原莲深吸一口气,顶风而上一把抽走对方的笔,“部长,外务部所有部员联合其他各部联名上书请您代替会长上朝听政,否则全员罢工,如今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您看?”
“嗯,”浅野学秀点点头“刷”地变出另一支笔继续一秒三页,“镇压。”
“靠!”榊原莲瞬间破功,“浅野学秀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嗯,”浅野学秀……提速到了一秒五页,“首先多谢夸奖,其次图书馆禁止喧哗,最后,”他抬起头来直视榊原副部长,“会长怎么说?”
……
榊原莲两眼放空,像是要原地坐化了。
“我找得到会长还找你做甚!”
接下来,发泄完的榊原副部,看见浅野学秀对自己露出了迷の微笑。背后传来极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三步一踏,五步一踢,七步一旋,十步一顿,赤羽业式漫步,你值得拥有。
榊原莲眼前一黑。
“榊原啊浅野已经行政不作为很久了,有何冤情我来处理。”会长大人笑得一点架子也没有,叼着根棒棒糖径自在浅野学秀旁边坐下来,然后,摊开书,一秒三页。
榊原莲在自己的爆粗口词汇表里找了一圈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找出任何词汇来恭维面前这二位了。
良心发现的浅野学秀终于看不下去,替榊原莲把事情原委复述了一遍,赤羽.昏君.业点点头,“嗯,围剿。”
……
……
榊原莲炸了。“氧化钙啊!自从你俩去年竞选上学生会会长副会长之后就再也没在学生会出现过学年红榜倒是年年榜上有名难道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学生会一百多号人的心情么?”
会长大人依然笑得一点架子也没有,他先是对其肺活量表达了震惊和赞赏,接下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榊原你看啊,这一年多来学生会运转正常到不能再正常,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管理层其实是不需要的,最高明的管理机制就是让基层民众根本察觉不到管理层的存在,这是高一政治课的内容吧?好了快回去干活,下次有急事找浅野记得一个真理,有光的地方就能刷题,能刷题的地方就有浅野……”
这回榊原莲很平静,平静地转身抛下赤羽会长夺路而逃。
赤羽业慢条斯理地转过身直视浅野学秀,“这种事情都要我亲自处理,要你何用?”
浅野学秀偏头看他,笑得眉眼弯弯各外纯良,“除了学生会全员造反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可以把你从宿舍里撬出来?”
TBC

评论(3)
热度(30)

2016-02-15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