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灵犀(一)





楔子
——
【T83509号录音材料】
【沙……】
“咳……姓名?”

“嘛,赤羽业。”

“年龄?”

“24。”

“性别?”

“啧,军部是不是太闲了?”

“咳……抱歉上校,您知道,联调委高层的耐心一向不怎么好。”

“哈?你这么说你的上司,隔墙有耳知道吧?”

“……抱歉上校,请问,您的职位。”

“总参谋部下派二十一军区副参谋长兼防御协调委员,记好了?”

【沙……】

“……请不要把您的职位混在一起说。”

“哦,你自己加个标点符号不就行了。”

“嗯……那么,接下来,嗯,请问盐川会战的相关部队调动是您负责的么?”

“是。”

“那么,私自调动三十一军团进入前线,是您一个人的决定么?还是……”

“你的表不错。”

“诶?请回答我的问题。”

“别请问了。如果我没有看错,我被拘留审查已经超过12小时了是么?”

“是的,上校。不过请您放心,只要问题审查清楚,您就可以……”

“放心?开什么玩笑。”

“……”

“我进来的时候盐川决战正式宣告进入反攻期,三个月以来已经有四十万人被投入战场,其中三分之一死在了第二战线。少尉,这种时候被卷进高层的政治漩涡里,任凭你的同期战友死在眼皮底下,你感觉如何了?”

“我……我不是……”

【沙……】

“小朋友,别垂头丧气的,抬头看我,嗯?”

“……”

“你刚进联调委不久吧?”

“对不起上校,我不能回答……”

“我在问你话。少尉,看看你的军衔,再看看我的……好了,我觉得你可以回答问题了。”

“……”

“瞪我干嘛?”

“……我刚进联调委,到昨天……刚满三个月。”

“那就对了……看来三个月前,联调委的老头子就打算拿我开刀了么?喂……录音器后面的混蛋,你听见我在骂你了吧?”

“上校!这样做对你……对您很不利!对浅野学秀……对不起!是对您的哨兵也很不利!”

“我都不慌,你慌什么?好好说话呀少尉。”

【沙沙……】

“浅野?哈,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您的哨兵么?”

“结合申请被驳回了你不知道?”

“可是……你为什么一直——一直维护他?”

【沙……】
【沙……】
【沙……】

“我爱他。单方面的。”

“……”

“听见了吗?私自给他调动军队是我做的,你们可以用刑了。”


章一

赤羽业从雪地里爬起来,轻轻摇摇脑袋,甩掉一身的雪片。

他把笼在怀里的手抽出来,送到嘴边呵气。然而双手冻的早已麻木了。血痕斑驳交错,片片深红在掌心里飞快地镂刻凝结。他却浑不在意,双手罩在嘴上,一边徒劳地取暖一边四下查探。

荒原上大雪初停。这场绵延三天的雪遮盖了所有的枯草,除却远处的地平线上几棵冷杉,四面八方都是白茫茫的一个样子。

赤羽业转回刚刚那个雪洞边上,伸手扒了两把。里面藏着一块小石头,石头的尖端指向的,就是他应该走的方向。沿着这个方向一路前行,他就可以找到躲在废弃哨所里的同伴。

他重新戴上斗篷的帽子,把自己从坑里拔出来,深一脚浅一脚地重新开拔。


这是赤羽业和其他五个小向导从E战区逃出来的第三周。

年复一年的外敌入侵和政变,使得原本丰饶的主城区千疮百孔。近五年来,数万名哨兵和近千名的向导被投入前线,他们之中的百分之八十,再也没有回来。

在编向导的数量急剧下降,没有登记过的向导又不愿意服役,战区中剩余的哨兵开始积聚已久的焦躁情绪开始爆发。十月内由哨兵领导的三次哗变震动了战区高层,各种匪夷所思的补救方案就此出台。

开始是四处搜查搜捕未登记向导,接下来是黑市上的向导素流入正规市场。最后,军校里的未成年向导被大批投入军营,一时间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所有人都知道,局势继续恶化的后果是什么。

11月末,南方军校的老校长例行视察校舍。经过向导住宿楼时,校长特意去找了学校里硕果仅存的几名精神力较强的小向导。

准确的说,就是去找了赤羽业。

校长说,“你们是我拼死拼活保下来的,现在的局势你也知道……”

14岁的赤羽业笑眯眯地靠在门廊上直视老校长,一脸的我知道,我都知道,校长的苦心我都知道,但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校长:“……所以,如果政府顶不住压力,最后同意取消禁令,你们就只有……”

赤羽业继续笑眯眯地盯着校长看,同时向后一靠,撞开了寝室的门。

校长:“……”

寝室里面,四个小男孩端端正正坐着,身上都披着出行用的斗篷,旅行包整整齐齐堆在一边。

赤羽业转过来,站直了,歪着头。“谢谢校长,有没有锦囊相送?”

你都说谢谢了,我能说没有么?

校长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来一把小钥匙,放进赤羽业手心里。

“快走吧——宿舍侧门出门右转,从图书馆后面那个矮墙翻出去……我知道你翻过!记着走小铁门拐到巷子里。”

他伸出满是皱褶的手,将赤羽业的手捏紧了。少年白生生的手腕,清晰地看见青碧色的血脉流转。

老校长心底突然涌起来一阵愧疚。

“走远点孩子,”他艰难地吞咽一下,“别……再回来。”

说完,校长转身就走,步伐之快,不似来时。赤羽业站在原地,手握成拳,保持着刚才的高度。

走到走廊尽头时,校长突然福至心灵,慢下脚步往回看。

赤羽业站在原来的位置,赤金色的瞳孔在一片昏暗里幽幽闪着光。他并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抵在额角上。

一个极其不标准却极其耍帅的军礼。

校长眼眶一热,慌忙转身仓皇逃离。

当天晚上,赤羽业他们就从戒备森严的军校跑了路,踩着赤羽业逃学时踏过的青石板路一路窜出城去,沿着尚未封冻的断河一路向南,进入大雪纷飞的荒原地带。

第三天,军区军委大楼遭到哨兵袭击。第四天,政府签署文件,宣布E战区私自搜捕向导合法。

他们身后的战区随即爆发了一场盛大的狂欢。消息在当天传遍了整个辖区,各地哨兵纷纷动员起来,发挥出比上战场更加洋溢的热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切以围追堵截为目的……

扯远了。简而言之,战火在一天内就烧到了南方边界。这是一个火箭都难以企及的速度,更别提只靠11路车的赤羽业。




E区搜捕队队长渡边在雪地上留下的几排脚印前站住,伸手制止了身后准备沿着脚印继续追击的人。

他俯身仔细看了一眼那排向东前行的脚印,旋即指向西边,“走这里。”

下属迟疑着跳上车,“可是……”

“你以为他们像你一样傻么?”渡边裹紧身上的军大衣,“往东边走只能渡过断河到A区。且不说他们过不过得去,那里可是三年前就开放了搜捕禁令。”

下属了然点点头,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扬起高高的雪尘。

与此同时,浅野学秀在三公里开外踩上了这道脚印。年轻的军校生只是瞟了一眼,就转身打出一个继续向西的手势。

榊原莲上前,捻了一把脚印下的积雪,脚尖较深,脚跟较浅,显然是倒着踩出来的。旁边是另一道完全不同的打脚印,凌乱地向东延伸,显然,是被这些向导迷惑了的追击者。

“大概四五个人……年龄和我们相差不大,要继续跟么?”

“继续吧。”

“但是……再往西就深入E区腹地了。”

压着这句话的尾音,浅野学秀已经迈开步子往前走了。

榊原莲撇撇嘴,只能跟上去。

搜查救援E区流亡的向导,真不知道下这道命令的人是怎么想的。还异常放心地将这个任务交给A区在校军校生,真是岂有此理。

话是这么说,但浅野学秀……好像十分有干劲一样。

榊原莲甩甩头,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赤羽业从雪坡上滚下来,咬住下唇飞快地扯开自己的行李包,一把抓出一件毛毯。

“有三辆吉普车,从那边山脊上过来了。快走……你们往南边走,如果不出意外,再走六公里就是那个废弃的边防哨所。”

他听起来很镇定,尾音却压着细细的颤抖。

所有人的脸都白了。矶贝悠马意识到什么一样,跳起来一把抓住赤羽业的手腕,“你要去哪里?”

赤羽业抬头冲他笑笑,把斗篷翻了一面,露出翠绿色的军用迷彩,在雪地里分外扎眼。

矶贝睁大眼睛,他知道赤羽业想做什么了。

赤羽业抬头看向另外几个爬起来准备阻止他的男孩,“前面就是云杉林的边缘了,他们翻过这个山坡之后就会发现我们。除非,有人能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男孩们都沉默。的确,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赤羽业起身把行李包挎到矶贝身上,顺势在他肩上拍了拍,“我保证……一定会与和你们在边防哨所会和,我保证!”

矶贝顿了几秒,终于缓缓点头。这不是争执的时候,他们只能相信赤羽业的头脑。

“不许食言!”矶贝松开他的手,轻声说道。

赤羽业没看他,只是点点头。他对所有人挤出个笑来,随即一把拉上斗篷的帽子,一头冲出了那片云杉林。
——

评论(7)
热度(57)

2016-06-10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