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文风挑战

写着玩的

1.黑暗系文风

痛。

如同一根根毒刺楔进自己腰里,小小的倒勾一点点扣紧,腥味混杂着咸涩涌上。

赤羽业勉力睁开眼睛,入眼就是那双浅紫色的瞳仁,在一片昏暗里灼灼闪着光。

浅野学秀俯身下来,双手撑在他颊侧的墙壁上,侵略性的气息一层层浮上来,侵袭了赤羽业的感官。

“赤羽,”浅野学秀凑在他耳边,尾音带笑,“还逃不逃?”

赤羽业眯起眼睛把头别过去,带着手铐轻轻地响了一声。

他失了所有的神采奕奕,眼眸淡的像一片深湖。

2.自己惯有的文风

“先说好了啊,”赤羽业一把合上弹匣,冲着浅野学秀挥一挥枪柄,“最后一击是我的。”

浅野学秀扣上墨镜,一心一意往自己的格洛克里塞子弹,压根儿不理赤羽业。他的皮手套褪了一只,攥在手心里,愈发衬得他肤色瓷白。

赤羽业撇撇嘴,一脸无趣地转过身,准备开车门跳下去,却被人一把扯住了手腕。

“赤羽,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赤羽业夸张地冷笑一声,“对啊,这就是我深情款款的态度,你要不要再多感受一下?”

浅野学秀凝视他半晌,才凑上去在他额角上落下一个吻。“行吧。”

——谁让你才三岁半呢。

3.喜欢的文手的文风(是sei的一目了然啊)

学秀微微瞪大了眼睛,但这种惊诧的深情在他脸上出现了不过万分之一秒的时间——

他一直都是那个冷静自持,城府深不可测的政客,除了眸底熊熊燃烧的疯狂与暴怒。

“你想多了,潮田渚君。他于我而言,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重要。我是政府官员,我走上这个台阶的第一天就明白了——”

“要想走下去,就得戒感情。”

学秀低下头好整以暇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戒指,面色极平。

潮田渚轻轻笑出声来,声音依然平稳。

“你错了,浅野君。”

“你完全没有戒掉,也不能戒掉。”

“——至少,于业君而言。”

4.一看就有病的文风

我们把秀业成为“学霸组”。

这个名字可以稍微改一改,改成“我大学霸组千秋万代雄壮威武”。

咱们学快乐大本营,把这个名字一拆。

赤羽业是“我大学霸组千秋万代雄壮”,学秀是“威武”。

……

赤羽的字多了一点,咱们再分一分嘛。

潮田渚是我,碧池老师是大(……),业是学霸,杀老师是组,E班是千秋万代,寺坂是雄壮,学秀是……嗯。

如果我被学秀打死了,记得把《自欺欺人》的更新烧给我。

当然了学秀应该是不屑于打死我的。

他只会指使手下人打死我。

或者高贵冷艳地哼一声冻死我。

或者和赤羽秀恩爱——秀成绩闪死我。

或者当众甜甜蜜蜜恩恩爱爱齁死我。

我编不出来了。

5.苏苏苏苏苏

赤羽业伸手推开大窗,放进滂沱的大雨。

走廊尽头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赤羽业好整以暇地撩了一把汗湿的额发,手一撑就坐到窗沿上,对着百米开外的摩天大楼打出一个手势。

一道闪电袭来,擦燃了少年意气飞扬的轮廓眉眼,刻进浅野学秀的瞄准镜里。

下一秒,他转过身,背朝窗外直挺挺地落下去,不带半分犹豫。

那是烽火硝烟里打磨出来的信任,一分分揉进骨血里。

6.原作的相处模式

“和我单挑比成绩的人,只有这里才有啊。”

“那么我也……全力以赴吧。”

7.我最心仪的相处模式

赤羽业凝视浅野学秀半晌,看他眼底宛如鸦翅的乌青,看他从不曾展露出来的疲惫和无措一层层浮上来。

他抽出手来缓步走上去,伸手拥抱对方,力度大得令人生痛。

“通情达意留着场面上用去,这里只有我,你装什么?”

聪明人的恋爱应该是轻松的。

分寸在心,冷暖自知。

评论(29)
热度(82)

2016-06-12

82

标签

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