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芊谷芽 —

【秀业】名字啥的想不动(黑道paro)

之前头脑一冲动说了退圈,结果一个月过去了,没人取关_(:з」∠)_

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

段子,摸鱼产物。别期待。

1.
浅野学秀被捕的时候,正值首相换届选举。

新任首相就职典礼的照片被迫跟这位浅野先生挤了同一个版面,在东京新闻上挂了一周时间。

事件热度被炒得突破天际,“浅野学秀落网”的消息在东京电台以每隔十五分钟的频率播报一次,和天皇逝世属于同一个新闻级别。

开庭审理前的一周,警署的人找到我说,想请我给一个人做心理疏导。

递过来照片上的年轻警员眉眼疏朗,少年感挥之不去,赤红色的头发颇为醒目。

说不清道不明的,他给我一种熟悉感。

他像极了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浅野学秀,眼底隐着倨傲,挑起眼角的时候有极淡的杀伐气,唇角却是带笑的。

2.

赤羽业,情报科最为出色的警员。我们历时六年才收集了浅野学秀足够的犯罪证据,这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情报来自于他。

是,他是卧底。但又不只是卧底。

警务署长揉了揉眉心,推过来一张薄纸,您自己看看吧,我们能透露的,都在这上边了。

赤羽业是七年前打入浅野集团的。从最基层的打手开始,到成为浅野学秀的亲信,他用了不到两年。

非常快的速度,不是么?

这对我们的工作无疑是件大好事,资料源源不断地传到我们手里,但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事情会失控。

他们关系亲近,到亲密,再到形影不离,开始我们以为,这是赤羽业获得核心情报的手段,毕竟他喜欢剑走偏锋。

后来我们才发现,我们错得离谱。

3.

在和赤羽业见面前我被允许和浅野学秀交谈,隔着大屏幕和电流。浅野学秀环着手臂靠在刑讯室的墙上,面色冷漠到平淡,冰冰凉凉带着霜,看不出喜怒。警员把温水抬给他的时候他微微点头致谢。

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气质风度与生俱来,半点都不是环境改变得了的。

我问一句,他答一句,语句流畅毫不滞涩。问到后面我提起赤羽业的时候,他抬起头扫了一眼屏幕。

你是心理医生?

我没回答。

他歪着头笑了。我对那个笑容印象深刻。

他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人,血腥泥泞沾了满身,却在谈起他的恋人的时候,显出春水般的纯净感。

纯粹而漂亮。

他说,你告诉公诉人,我的罪名里可以加上剥夺人身自由这一项。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我想告诉他,公诉人拟的罪名里是有这一项的,但唯一的证人,赤羽业先生,拒绝为这一条作证。

评论(15)
热度(65)

2016-10-20

65

标签

秀业